汪丁丁|续完:以萨勒的风格追问萨勒的问题—— 有感于萨勒获得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 发布时间:2017-12-01 10:25
  • 来源:网络整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北大国发院。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本文作者:北大国发院教授、财新传媒学术顾问汪丁丁

图片来自新浪网

 

图片来自新浪网

  萨勒的风格,核心是嘲讽,对主流社会和主流价值的嘲讽,当然也意味着对主流经济学的嘲讽。因此,他写的文章,在幽默之外,有一种“满不在乎”的批判意识,让读者觉得“刻薄”但只是嘲讽到刻薄的程度而已。萨勒的问题,根据他的自述,年轻时开始纠缠他,至今仍然是一个问题,那就是主流社会和主流价值如何束缚本真意义上的精神自由,以及每一个人怎样挣脱这一精神枷锁。在我借题发挥完全跑题之前,还是先推荐萨勒教授的名著(也是公认代表他的经济学思考的学术传记),《Misbehaving: the Making of Behavioral Economics》,W. W. Norton。我的朋友当中,唯一承认读完了这本书的,王烁(《财新周刊》主编)两年前已写了一篇读书笔记,是给任何希望读完萨勒这本书的书评佳作(读者可自己微信检索王烁这篇文章)。

  英文词“嘲讽”(satire),源自拉丁文“Lanx Satura”。在拉丁文里,这一短语最初的意思是:一满盘各种各样的水果。所以,嘲讽原本意味着让营养更加丰富。当然,拉丁语作者们充分意识到古希腊喜剧作家克里斯多芬的风格开启了嘲讽之先河。至于嘲讽是否能追溯至与它同一词根的“satyr”(古希腊狄奥尼索斯崇拜仪式中的一类角色),17世纪以来,学界始终争议,我认为至今未能定论。尼采激烈批评西方人有太强烈的阿波罗(太阳神)精神从而继承了太少的酒神(核心就是狄奥尼索斯)传统。萨勒的风格,更接近酒神的。罗素(《西方哲学史》)评论古希腊的酒神崇拜,说那是对过于的理性的生活的必要平衡(解毒剂)。呵呵,对萨勒而言(我的理解),西方人的经济学,理性到了极端程度,以致必须由他这类经济学家提供苏格拉底式的解毒剂。

  大约十七年前,本世纪初年,行为经济学家列出关于人类行为的四项基本假设:1)bounded resources(有限资源),2)bounded rationality(有限理性),3)bounded selfish(有限自私),4)bounded will-power(有限意志力)。回溯至1970年代之前的三十年(行为经济学的初期发展),西蒙(Herbert Simon)教授因系统运用了“有限理性”假设于经济学、管理学、公共政策和人工智能领域而得到197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也因此,有限理性假设成为当代行为经济学最源远流长的假设。但是经济学家为有限理性建模的努力,自从鲁宾斯坦那本同名著作(《为有限理性建模》)于1997年发表以来,始终无法取得富于成果的进展。究其原因,哲学的观察其实很简单,当我们假设人类理性能力从“无限”降低至“有限”时,基于理性假设的数学模型就必须普遍适合于全部有限理性行为,从极端理性的到极端不理性的(无理性可言的)行为。于是,多年来,我相信的富于成果的思路是基于“演化理性”假设的。借助于自然选择的力量和物竞天择假设,我考察那些适应环境的经济行为并仅仅为这样的行为建构“理性选择”模型。

  百年以来,演化学说被认为是最富于科学成果的假说(它本身不是科学命题),没有之一。为演化学说建模,已有许多数学努力可借鉴(参阅汪丁丁2011年出版的《行为经济学讲义》)。但是,为心智与行为的共生演化建构数学模型,成功的努力极少。我认为,这里需要的是一种关于互补性的数学(参阅汪丁丁1997年和2003年期间发表于《经济研究》的“知识互补性”文章)。等待这一数学方法,同时继续观察心智活动与外在行为之间的互动过程,这是目前行为经济学家正在做并可能继续做十年的工作。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北大国发院

(责任编辑:娄在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