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原烟台日报社党委书记、总编辑王永福

  • 发布时间:2017-12-01 10:25
  • 来源:网络整理

    YMG记者 慕溯



  没有一次经历会白费,没有一声呐喊不留下回响。对于记者这份职业,本以为阅透了人生,心已磨出厚茧,可是,一篇朴素的文章,一段质朴的对话,仍足以令人心头发烫。长期的新闻生涯,王永福用这种自律与柔软,饱尝了其中的苦与乐,并深深热爱这项事业。虽然后来做了新闻官,但记者仍是他不变的理想与追求。如他在《假如有来生我还做记者》中写道:即使如今已成为新闻战线上的一名退伍老兵,依然眷恋这一神圣事业。假如有来生,我还做记者。



  柏桦在《始于1979》中这样开头:法国诗人瓦雷里曾说过,一个人在决定性的年龄读了一本决定性的书,他的命运将由此改变。无疑,1979年对我来说是决定性的一年。这一年,我从一名无所事事的大二学生突然开始集中精力于一件事情了,那就是写诗。

  这样的“决定性”,也发生在王永福身上。

  1958年,18岁的王永福以一首发表于《前哨》的田园风光小诗,在那个无序却激荡的年代,开始了笔耕不辍的一生。无论是日后的记者职业,还是退休后的随笔杂文,能与文字为伴,实之所幸。正如他在日前出版的新书《人海泛舟》中所述:当记者和当作家,是我中学读书时期就怀有的梦想……



  如有来生,还做记者



  “高粱红,谷穗黄,秋天野外飘清香。社员搬砖又运瓦,忙为秋粮备新仓。”

  时隔半个世纪,王永福对这首诗仍记忆犹新,“这应该算是我第一次正式的文学创作,发表在《前哨》上,当时同班同学争相传阅,还有人给我写了小纸条,‘希望你当作家,未来能看到你的文章’。”

  与其说没有辜负同学对自己的期望,倒不如说是“初心”使然。1964年自曲阜师范学院(现曲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王永福天遂人愿,很快走上了新闻宣传岗位,从乳山县委当报刊专职通讯员起,先后到烟台日报社、人民日报社从事新闻工作。三十余年,笔未离手。

  与文字相伴的日子,是快乐的;而职业即是喜好,是一份难得的幸运。在乳山县委报道组时,王永福采写了一篇人物通讯《愚公治山队》,自觉不自觉地采用了文学手法成文,发表在《人民日报》一版头题栏目《山花灿烂》上,后被选入北京市小学语文课本。“新闻与文学,虽然分属两个行业,一个纪实,一个虚拟,却可以殊途同归,两者相辅相成。这篇文章就让我尝到了这方面的甜头。”

  记者独特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其有看观世界的条件。在其新书《人海泛舟》中,就收录了《水城阿姆斯特丹》、《春风已度玉门关———新疆丝绸之路纪行》等30余篇“旅踪屐痕”,《一个老朋友的意见———访美国友人韩丁》等“众生相册”。然而,一件小事却让王永福感到“危机”。

  时任人民日报社农村部记者时,王永福采写发表了美国友人韩丁通讯后,收到不少读者来信,有的人甚至把申诉材料寄来,要求能为其主持公道。“在他们看来,可能党报记者拥有无限权力。这件事触动了我,记者天南海北哪都可能去,大小人物都可能接触,但我深刻意识到记者所处地位的重要和责任重大,时刻要谨言慎行,不能有半点主观随意性。”

  没有一次经历会白费,没有一声呐喊不留下回响。对于记者这份职业,本以为阅透了人生,心已磨出厚茧,可是,一篇朴素的文章,一段质朴的对话,仍足以令人心头发烫。长期的新闻生涯,王永福用这种自律与柔软,饱尝了其中的苦与乐,并深深热爱这项事业。虽然后来做了新闻官,但记者仍是他不变的理想与追求。如他在《假如有来生我还做记者》中写道:即使如今已成为新闻战线上的一名退伍老兵,依然眷恋这一神圣事业。假如有来生,我还做记者。



  文学这处“原乡”



  即便走遍万水千山,始终保持能力重回原乡,这处“原乡”,恐怕就是退休后王永福的“文学梦”。这从他的“藏书”,就可知一二。“自从退休后,我的时间就分三块:淘书、看书,写书。”自从退休后,逛旧书市便成为王永福的一种习惯。烟台辛庄街古文化一条街开张以来,每周日就成为他“法定”的淘书日,风雨无阻。王永福家中的三处书架,新书添旧书,旧书摞“新书”,层层叠叠,壅塞着时间与国家:中国近代小说《留东外史》,汉译名著罗素的《西方哲学史》,黄枬森主编的《列宁哲学笔记》注释,爱思奇的《大众哲学》……均是王永福在逛书市时不期而遇,其中《大众哲学》虽是1949年的重改本,但仍被王永福视为完美。

  书,是文化人的心与根,买书读书,是对自我精神的捍卫。王永福用已故科学家谢国帧先生活到老、买书到老的言行,不断鼓励自己,不改初衷。尽管已“走到人生边上”,在王永福看来,书里,没有年龄;字里,没有时间。这也让他至今笔耕不辍,亲笔书写日常所感所想,爬格子到老,乐此不疲。《人海泛舟》中“社会百态”章辑收录的早期所写《导弹、土豆与发射架》,及对当下社会话题所评论的《话说“非一米七不嫁”》、《我为“范爷”点个赞》等,是王永福一字一字写下并誊改。至今,王永福先后出版过的杂文随笔集《水烟袋、伤疤及其他》、游记散文集《夜抵曼谷》、书评和文艺随笔集《不三不四》等,全部都是手写而成。

  杨绛说,我站在人生边上,向后看,是要探索人生的价值。人活一辈子,锻炼了一辈子,总会有或多或少的成绩。能有成绩,就是不虚此生此世了。回顾走过的路,“读了一辈子书,干了一辈子记者,写了一辈子文章”正是王永福的人生写照,而他用“浪得虚名”来形容。这种谦卑,或许正是历经了那个冰与火的年代而成长起来的人,要留给自己和后人的,是不休不止的可能与力量。



  个人简介



  王永福,山东牟平人,1964年毕业于曲阜师范学院(现曲阜师范大学)中文系,从事新闻工作30余年,高级记者,山东作协会员,曾任烟台日报社党委书记、总编辑。先后出版过杂文随笔集《水烟袋、伤疤及其他》、游记散文集《夜抵曼谷》、书评和文艺随笔集《不三不四》,作品多次获全国和地方新闻与报刊副刊有关奖项,有多篇作品被《新华文摘》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