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量子佛学到真气论 朱清时用宗教“入侵”了科

  • 发布时间:2017-12-02 17:30
  •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从“量子佛学”到“真气论”,朱清时院士用宗教“入侵”了科学

朱清时先生应该用现代科学技术来检验这种体验的真假,而不是用禅修的玄妙、气功的幽眇和量子力学的理论将之混杂搅拌,做出一盘冒着落后气味的大烩菜以飨本来没有多少科学素养的国人。

朱清时图片来自新京报网

文/周山仁

6月10日,中科院院士、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朱清时主讲的《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开讲。朱清时院士声称自己真实体验到“真气”的存在,并且认为真气是意识层面的存在。

而在此之前,他还在一些著作里声称,“人类的主观意识是客观物质世界的基础——客观世界很有可能并不存在”;还曾经做过演讲“量子意识,现代科学与佛学的汇合处”,甚至感叹“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一个著名科学家走向“玄学”,一时舆论哗然。

科学与信仰之域的厘清,是现代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得以发育的前提。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中很精彩地对现代知识进行了三类划分,即科学、宗教和哲学。通过理性可以获得的确切的知识就是科学;依赖信仰和权威获得的知识就是宗教;用理性来研究科学无法探讨的不确切领域的知识,就是哲学。

这种区隔对人类的意义重大,一个人可以在生产和生活时是科学的,他利用科学的方法进行发明创造促进人类的物质进步,在生病时可以通过现代医疗获得治疗;在烦恼时,他可以通过宗教信仰来缓解他的压力;当然他也可以通过某种哲学来获得类似的安慰。但如果科学与信仰之域发生了紊乱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这正是当朱清时院士声称“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时,舆论表示震惊的原因:朱清时正在努力将信仰领域的不确切的知识,用现代科学话语进行包装。

朱清时在“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的讲座现场

朱院士用量子力学的“麦克斯韦妖”来论证真气的存在,这是一种科学研究的紊乱。这种紊乱如果发生在个人身上,受害者尚属少数;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那就是用科学话语包装起来的骗子公司,很多人就要损财伤身了。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已经成为一种常识。但这种常识却是人类用近四百年的时间,用血泪获得。通过袪魅,欧洲的科学之光驱动了第一、第二次工业革命,乃至如今。

揆诸朱院士此项研究的理由,源于一个判断:“科学不能最终解决人信仰的问题,不能保证让人变得更好。”朱院士的判断应该没错,科学技术可能给人类带来物质方面的进步,但人类的幸福感未必随着技术的进步而增加。

不仅朱院士有这种判断,估计泱泱众生大概都有这种生存体验。与此类似的是,在九十多年前的民国学术界,就发生过一场所谓“科学与玄学人生观”的论争。

经过新文化和五四运动的熏陶,科学与民主已经成为彼时知识人的常识。经过德国哲学熏陶的张君劢提出科学不能解决人生观的问题,因为科学遵从逻辑,而人生观则是自由意志的领域。经过欧美科学训练的丁文江和胡适拍案而起,视张君劢、梁启超为“玄学鬼”,认为科学可以解决人生观的问题。

现在看来,丁文江和胡适对张君劢的批判,是科学对哲学领域的侵入和干扰,是“科学教”对哲学和信仰的压制。从表面上看,民国学术界关于人生观的论争是科学对哲学的压制,而朱清时的研究,则是宗教对于科学的入侵,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即没有厘清科学与信仰的界限。

一个科学人,不仅要仰望星空,内心还应有考量整个人类生存的道德律。不能否认朱清时先生对增加人类幸福的努力和尝试。但个人对真气的体验,并不意味着一种客观存在,更可能是一种幻觉。

朱先生应该用现代科学技术来检验这种体验的真假,而不是用禅修的玄妙、气功的幽眇和量子力学的理论将之混杂搅拌,做出一盘冒着落后气味的大烩菜以飨本来没有多少科学素养的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