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数学的罗素拿过诺贝尔文学奖, 契诃夫一边行医一边写小说

  • 发布时间:2017-12-09 10:49
  • 来源:网络整理






当理科生爱上写小说……

撰文:新快报记者 梁静

如果把目光从中国移开,望向世界,oh,你会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什么,那些闯入文学世界的理科生不仅书卖得畅销,而且还得过诺贝尔奖,还让不让人混啊!

现在,是否有点后悔大学报考了文科?其实,读什么专业都没有关系。这些理科生作家的成功只是说明了一个事实:文学,从来都不是只有一种定势,也不是一种只属于意淫的文字游戏。文学与科学是相通的,它们都需要同样一个东西——对这世界永远充满好奇,并相信自己能改变它。

契诃夫

正因有了医生契诃夫,才会有作家契诃夫

理科经历:1879年获得奖学金进入莫斯科大学医学系

作品:《套中人》、《小公务员之死》、《变色龙》等

跟没有真正当过医生就直接从文的鲁迅不同,契诃夫是一个医生,而且是一个有声誉的医生。那座设在巴勃金诺、挂有“契诃夫医师”招牌的诊所,曾在“至少十五俄里”的范围内,家喻户晓。曹文轩在《樱桃园的凋零》中写道:“我们必须记住契诃夫是个医生。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叫契诃夫的医生,才会有这样一个叫契诃夫的作家。”

契诃夫是个好医生,同时也是一个有自控能力的医生,这一点在他的作品中则表现为——冷峻。契诃夫几乎不在作品中直接抒情,“人可以为自己的小说哭泣、呻吟,可以和自己的主人公一起痛苦,可是这应该做得让读者看不出来才对。” 他让高尔基少用一些感情色彩浓厚的形容词,而对与他关系有点暧昧的一位女作家,他说得更为具体:“当你描写不幸的、倒霉的人们,并想打动读者,你应当表现得冷静一些。”

契诃夫坚持,作家跟医生一样,是一个旁观者,你不能在主人公流泪的时候跟着他一起叹息,只有冷静,才能更好地勾勒出这种不幸。

罗素

不想拿诺贝尔文学奖的哲学家不是好数学家

关于罗素,实在太难在几百字里面说清楚他的贡献了。光百度百科上,罗素就有好几个头衔:二十世纪英国哲学家、数学家、逻辑学家、历史学家,也是上世纪西方最著名、影响最大的学者和和平主义社会活动家之一……

作为一个数学家,罗素与怀特海合著了一部《数学原理》,还提出了一个著名的“理发师悖论”;作为一个哲学家,罗素与弗雷格、维特根斯坦和怀特海一同创建了分析哲学,是逻辑经验主义的开山鼻祖;作为一个作家,罗素在1950年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以表彰其“多样且重要的作品,持续不断地追求人道主义理想和思想自由”。

一般取得这样成就的,不是偏执狂就是疯子。可是罗素偏偏是个积极乐观得不得了的“正常人”,因为理科思维,罗素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但另一方面,他相信人生一切美好的东西不会因为其短暂性而失去价值,他相信理性能够让人得到幸福。而罗素的理性乐观主义,也影响了王小波。“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是王小波最喜欢引用的名言之一。

库切

作为一个实干派理工男,他最讨厌解释

理科经历:南非开普敦大学文学与数学学士,曾经做过计算机工程师

作品:《耻》、《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200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第一位两次获得布克奖的作家

库切是第三个数学系出身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前两位是罗素和索尔仁尼琴。

和罗素相比,库切并不太好相处,他的思维,是直线型的,好像计算机的二进制一般,只有“0”和“1”。如果可以不接受采访,就不接受采访。如果非得接受采访,面对自己不喜欢的问题,他选择直接跳过。面对可以回答的问题,他往往是“Yes”或者“No”。他最讨厌做的,就是解释故事中的人物,他觉得这种做法,就像是超市里面的促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