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劲:教育王国浮出水面

  • 发布时间:2017-12-09 10:44
  • 来源:网络整理

  参加1999年国庆50周年观礼,改变了黄劲的人生轨迹。“那是一个火热的年代,一个令人激情澎湃的年代。”天安门观礼台上的爱国情怀,教育部“春晖计划”的感召和盛情邀请,让她舍弃了硅谷的悠闲生活。那时,黄劲在美国刚刚创业,正准备在集成电路设计领域的一个突破性算法上大显身手。

  这次回国的经历,让黄劲决定从她熟悉的领域转向当时仍是一片空白的中国教育软件行业。2000年,黄劲和她创办的安博教育在苏州的中国留学人员创业园和北京中关村创业园区扎根。

  和黄劲同期回国创业的,还有李彦宏、邓中翰等硅谷好友。他们都是同龄人,有相似的成长经历,都在中国创业,满怀理想主义激情,也同样面临着“水土不服”。几个人定期聚会,倾诉苦恼,互相鼓励,甚至在对方捉襟见肘时施以援手。如今,李和邓都早已名利双收,黄劲却还在等待着资本市场的检验。

  “作为工程师,我是成功的,我们十多年前开发的集成电路软件现在还被销售给英特尔等大型的半导体公司。作为CEO,我是否成功,现在还没有定论。”黄劲说。她性格利落干脆,平时喜欢穿衬衫和休闲裤。黄劲觉得自己创业之初就面对着严峻的形势。她撑起的全新事业既跨越了地区,又更换了行业,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中起步。

  不过,黄劲的教育王国很快就将浮出水面。一直在积极准备IPO的安博对于财务数据缄口不言。我们还是能从激增的学生人数上隐约地看到安博蓬勃成长的身影。2004年,使用安博教育软件的学生大约只有400人次,而到去年,安博线下和线上的学员数量(包含直营机构和合作伙伴)已经突破100万人次。

  “人生的路很长,关键的只有两步:升学和就业。在学子们的成功路上,步步都有安博相伴。”这是黄劲反复念叨的两句话。她并没有把安博限定在某个专业、某个地区或某个群体,而是定位于行业整合者,以升学和就业为导向的全国教育品牌,同时提供线上、线下混合服务的教育集团。

  在创业之初,黄劲发挥自己的强项,带领安博进行教学运营平台、教育管理平台和教育软件的研发。安博率先倡导构建“中国自己的开放式网络教育平台”,并研发出五大类、数十种软件产品,通过了国家版权局、信息产业部、教育部等机构的认证和鉴定。在天使投资阶段,安博就开始实现盈利。黄劲把创业的前3年视为技术基础和开放式平台的搭建阶段。实际上,这些基础工作成为安博后来展开大规模融资和大范围并购的重要筹码。

  从2004年起,安博开始谋求将技术平台落地,在大中城市和二三线城市推广教育软件系统,与近千家大中小学、政府机关、信息中心等机构建立合作。在从软件产品向软件服务转型的过程中,安博完成了总额为1,400万美元的第一轮融资。黄劲归纳为“为学校和教育机构提供动力”的第二阶段。

  到了第三阶段,安博要做的就是勇敢地走到台前,直接面对消费者,建立自己的教育服务品牌。为此,安博教育在资金上做了充足准备。2007年和2008年,安博先后获得5,400万美元和1.03亿美元的投资,成为中国教育行业中的私募融资之最。而新东方在2006年挂牌纽交所时的融资额是1.125亿美元。

  像所有手握重金的行业整合者一样,安博开始在全国上演快速扩张。到目前为止,安博旗下已经有几十家分支机构遍布全国各地。

  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通过终身学习来提高中国的竞争力》报告,中国从小学到大学的学生人数占到全世界的17%,但教育市场价值却只占2%。未来10年,中国将是全球增长潜力最大的教育服务与职业培训市场,教育公司的利润率有望达到40%以上。

  “但民营资本能够参与的教育服务市场在中国却是刚刚起步,由于门槛不高,各个细分市场中充斥着大量的小公司,行业集中度很低。”华威科创(CID)的总经理罗文倩说。华威科创不仅是安博的早期投资者,还投资了东方爱婴等一系列起步阶段的教育公司。仅以课外辅导为例,IDC估计2009年其市场规模约为860亿元,招生登记人次为43万,但行业前5名的市场份额总和仅为1%。

  在基础教育领域,安博已经是国内最大的升学教育服务机构,涵盖中小学学历教育、课外辅导与高考复读、国际教育、网络学习服务等,在中考和高考等升学领域占有第一的位置。基础教育的地域性较强,黄劲没有选择从零做起,而是寻找各地排在前3名的教育品牌全资收购,比如北京益智、天津华英、西安龙门等都在当地有着良好的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