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人文关怀是立命之本

  • 发布时间:2017-12-18 19:16
  • 来源:网络整理

《读者》:人文关怀是立命之本

 

    我从大学毕业后就到《读者》编辑部报到,其间历经编辑、经营到管理等岗位,30多年来,我的心一直与这本杂志在一起,我从文章中得到启发、从办刊中得到成长,杂志深深地融入了我的生活、我的事业,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杂志社一位退休的领导说,《读者》是彭长城的命。记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角一下子湿润了。某种意义上讲,这句话触动了我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作为一个把期刊当作自己的命的期刊人,从心底来说,我想好好研究这本杂志。

    编辑思想一步步提炼

《读者》可能是国内收到来信最多的杂志。即使现在电子邮件很发达,编辑部的工作人员仍然常常往编辑部一摞一摞地送信,在这些交流的信件中,很多人都讲到一个主题,那就是《读者》的文章深深影响了他。

对我来说,这本杂志也深深影响了我。其中,《一个人一生只能做一件事》告诉我人生精力有限,要明确自己的目标,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不要受到各种诱惑的干扰;文章《上帝变了》告诉我,一个人在世界上可以不逞强,但不能软弱。一个人如果不能实现人生的意义,该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时间飞逝,转眼间30年过去了,对我来说,庆幸自己有着自己的坚守,《读者》成为自己持续一生的工作,并成为生命的一部分。

办刊是一种创造性的劳动,也是一场长途跋涉。一本杂志的思想的形成和内容分布,是经过长时间坚持使命、理念微调、适应社会变化、编辑创新和文化积淀的产物。《读者》人文关怀是在长达30多年的办刊历程中,一步步总结提炼出来的。从某种意义上讲,《读者》的人文关怀既成就了这本杂志今天的地位,也蕴藏着一本杂志的光荣和梦想。

回顾《读者》30多年的变化和发展,可以把其思想变化大致分为3个阶段:1981年~1989年,播下知识、人性、爱国的种子;1990年~1999年,关注时代、社会和优秀文化;2000年至今,人文关怀思想成熟。2000年以后,《读者》进入快速拓展期。

《读者》人文关怀的进一步升华是对读者成长的关注。老出版家陈原先生曾提出一个“杂志的读者同杂志一起成长”的概念,受到启发,《读者》提出了“与读者一起成长”的口号,争取与自己的读者们一道,在这个纷繁复杂的社会上求索健康生存之道。2004年年初,杂志提出了“《读者》,中国人的心灵读本”这一理念。何谓心灵读本?就是始终坚持“真、善、美”的阳光主题,以人性、人道、善良、美好为标尺,以独特的人文思考的视角,最终体现着看似超然、实则亲近的人文关怀。从某种意义上说,人文关怀恰恰是《读者》安身立命的基础。此时,杂志实际上已经从创刊时的受众成长所需知识的介绍者、人性的启发者、心灵慰藉的关心者,演变为个人发展的促进者以及如何成长、实现人生价值的研究者。

在我看来,《读者》的人文关怀应该具有3个立场,一是西方人文主义中的人性立场,二是传统中华文明的人文精神,三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维度的以人为本。它不仅是对个体心灵的慰藉,而是一份“心灵鸡汤”,也不仅是一本帮助个人建立正确价值观、道德观的读物,而是一个关注个人、关注社会,同国家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一本刊物。

    道义美学一直在延续

《读者》的人文关怀具体被概括为4个方面。

文化的关怀。大家知道,文化是一个很大概念,在这里,文化的关怀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一是文化知识的多元化。《读者》杂志为广大读者建构了比较完备的科学文化知识体系,人们成长所需要的各种知识,包括哲学、历史学、社会学、教育学、心理学、文学、经济学等,都能在这本杂志中找到。二是建立了开放性的文化架构。在《读者》中,人们可以看到中西各种文化,它们碰撞却又交融,几千年的时空在一本本64页的杂志中生成,使其文化传播呈现海纳百川的大气象。三是打通精英和大众的通道。《读者》是一本大众杂志,但不是迎合大众,而是引领大众。如何引领呢?就要把优秀的、精英的思想传播给大众,但是要用大众听得懂、好理解的方式表达出来。

情感的关怀。每个人的内心都是脆弱的,文字可以直抵人心。作为一本关注人性的杂志,必须要有人情味。而要有人情味,就必须深刻挖掘人类的美好情感。《读者》是一本以感情见长的杂志,很多文章让人看起来非常温暖。《读者》情感的关怀主要体现在4个方面:一是不厌其烦的重复人类永远不会厌倦的主题,就是亲情、爱情、友情等;二是用文字构建一片美丽而独特的精神家园,为广大读者带来心灵的慰藉;三是关注小人物、普通人的情感;四是发掘读者的情感。《读者》之所以能够感动各个年龄段的人,在于每个人的情感深处总是存在某种共通的东西,这些共通的东西激励着读者,也激励着编辑,使大家乐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