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湖“二线插花地”棚改政策在区域内封闭运行

  • 发布时间:2017-05-05 13:02
  • 来源:网络整理

罗湖“二线插花地”棚改政策在区域内封闭运行


工作人员为签约当事人提供指引。


罗湖“二线插花地”棚改政策在区域内封闭运行


布心片区拆除现场。


从2016年12月20日启动全面签约以来,罗湖“二线插花地”棚户区改造刷新了全国棚改的多项历史纪录:面积最大的棚改、速度最快的签约进展、人数最多的人员搬离……

经过4个多月的协商谈判,罗湖棚改补偿安置协议签约率已经达9 7 %,9 .3万名居民也已基本搬离。从5月8日起,罗湖棚改将正式转入行政征收与行政处罚阶段。届时,超过协商签约期限未签订搬迁补偿安置协议的,对符合征收条件的房屋,依法进行行政征收;对违法建筑,依法实施拆除等行政处罚。

“这意味着,罗湖棚改即将进入矛盾最为尖锐的时期,也给我们的工作提出了最为严峻的考验。”在昨日上午召开的罗湖区“二线插花地”棚户区改造新闻通气会上,罗湖区委书记贺海涛对此毫不讳言。

旧城改造一直以来都是社会性的难题,罗湖棚改更被称为“中国第一难”。那么,罗湖棚改到底难在哪些地方?在历史性难题面前,罗湖棚改为何能取得一个又一个的突破?罗湖棚改对于历史遗留违法建筑的处理,会不会被深圳其他区域所仿效?

对于这样一个备受瞩目的改造工程,有诸多的话题值得深入探讨。这也是罗湖举办此次新闻通气会的原因,通过与媒体开诚布公的交流,向社会公众全面介绍罗湖棚改的总体情况、进展情况与未来蓝图,也回应舆论关切的问题。

在会上,贺海涛一连用四个“心”来表明态度:罗湖棚改不仅有消除安全隐患的初心,保障各方正当利益的诚心,获得当事人认同的信心,还有准备充分、砥砺前行的恒心。这四个“心”,可谓掷地有声。

历史遗留

整治改造多次摆上政府议程

谈论罗湖“二线插花地”棚户区改造的问题,不能脱离大的历史背景。这片面积高达60多万平方米的棚户区,并不是在今天才突然冒出来的,而是历史遗留问题。

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以后,1982年开始历经数年修建了以铁丝网为界的特区管理线,俗称“二线”。由于特区管理线并未完全与行政区划线相吻合,形成了管理上的“真空地带”。

随着特区的快速建设和发展,“二线插花地”区域的土地和房屋价值日益显现,一些当事人利用行政管理上的真空大肆抢建,最终形成了玉龙、木棉岭、布心三大违法建筑集聚区。

直至2003年,深圳市委市政府才明确将其交由罗湖区管理。截至罗湖棚改启动实施前,事实上已建成楼宇1300多栋,建筑面积130多万平米,涉及当事人8300多户,居住人口达9.3万人。

可以说,罗湖“二线插花地”棚户区,是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在快速发展过程中,所存在的局限性和管理上的欠账。历史的欠账必须弥补,并且越早越好。这些年来,深圳市、区两级政府花费数亿元资金对“二线插花地”进行综合整治,但受客观条件制约,安全隐患始终未能彻底消除。

综合整治无法彻底消除隐患,实施整体改造就成为必然的选择。此前,“二线插花地”改造也曾多次摆上政府议事日程,但都因各种实际困难及客观原因而受阻,市、区两级政府想要彻底根治“二线插花地”的愿望一直未能实现。比如,2010年以来,罗湖区多次征求知名市场主体,希望进行市场运作的旧城改造,但因风险巨大,市场主体均不愿承接。

“光明特大滑坡事故的发生,是促使罗湖在2016年启动棚户区改造的直接原因。”贺海涛介绍,时任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时任深圳市市长许勤,多次到棚户区实地调研,并屡屡强调,要全面落实中央、省有关安全生产和公共安全工作决策部署,以更大力度扎实筑牢城市安全防线。

贺海涛表示,罗湖“二线插花地”棚户区改造,是光明特大滑坡事故发生后,深圳市委市政府作出的对人民、对历史与城市负责的一次重大抉择,也是彻底消除城市重大公共安全隐患的一次断然举措。

安全隐患

曾发生多起事故致多人死亡

深圳留给外界的形象,一直以来都是现代化国际化的创新型大都市,但是位于罗湖“二线插花地”的棚户区却明显与这一形象格格不入。这里地质灾害、建筑质量、消防、治安、交通、环境脏乱差等安全隐患层层叠加,如同“定时炸弹”一般,悬挂在三个片区居民的头顶,也时刻牵动着城市管理者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