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跃文:文学滋养了我的灵魂

  • 发布时间:2017-12-02 17:29
  • 来源:网络整理

本报记者 杨丽萍

受松社书店的邀请,作家、湖南省作协主席王跃文近日与绿城读者分享了他的最新作品《无违》。当天一同参与对话的还有作家、河南省作协主席邵丽,两位嘉宾从《无违》开始说起,谈到文学创作的真实性、小说的细节、文学对个人的滋养等话题,为现场读者带来了一场干货满满的文学分享。

《无违》是王跃文的首部人生随笔集,它将带领读者直抵作者真实的内心世界。

围绕“小说创作和个人阅读”的主题,两位嘉宾首先探讨了各自的小说创作,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一个词——“文学的真实”。王跃文认为,文学所谓的真实,未必是我们眼见的真实、发生在生活里的真实,它应该是作家笔下的艺术的真实。他以自己早期作品《国画》为例,“这部小说有50多万字,里面的事情和人物没有一个是我把生活中真实的东西直接搬过来的,但是为什么读者还是觉得写得很真实?那是因为我对整个这一块儿生活非常了解,营造出的那种氛围和关系,以及人物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等,让人感到十分真实。包括多年前读邵丽的《我的生活质量》,里面人物的处事方式和微妙的关系,只有在那个场域里待过的人才能写得出来。”

一本小说中的整个构架与作者经历的现实事件完全不同,为什么那么多读者会在里面寻找到自己的影子?在邵丽看来,这是作家的一种能力。“《我的生活质量》写的就是一代人的集合,当时很多比我大几岁的朋友都会觉得书中某个部分是在写自己,其实我写的是城市化进程中人们普遍要面对的焦虑和思考。那么这部作品有原型吗?有,但这个原型非常小。”邵丽说,“作家不可能写100部作品就是100个人的人生经历,作品都是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

“文学作品有时是感性的,作者的意图越含蓄越好。一句话可以说清楚的作品不见得就是好作品。”王跃文补充道,“有时我们说,这部小说主题很鲜明啊,这不是夸奖,好的作品很多时候不是拆分一下就可以概括中心思想的。”

王跃文分享的创作感悟,对一个读者了解一个作者非常有益。有时我们会好奇,作为一名作家,他的个人阅读是怎样展开的,从文学中受到了怎样的滋养呢?其实,上一代的作者受到的文学滋养有时比我们想象得还要贫乏。回忆起儿时的阅读经历,邵丽感慨连连,“那时候我们看一本书都很困难。小时候读《红楼梦》没头没尾,抓住一本书不知道是什么就读来读去。父亲有一本《本草纲目》,我和兄弟姐妹就给翻得稀烂。那时候绝对不肯放过一个带字的东西,我们的理想很渺茫,不知道该怎么样,所以书本带给我们的很多东西太重要了。”

王跃文同样碰到过这样的无力感。“我非常感谢文学,假如没有文学,人类早已灭亡”,这是他曾在一所大学随口说出来的话,但是此次又在这里重复给大家。他说,“如果没有文学,我的生活可能没有任何意义。假如有来生,我仍然愿意当作家。”他谈起自己非常喜爱的大诗人苏东坡,苏轼一生为人高洁,是位很有才气的一位诗人,然而一辈子遭受流放,人生非常坎坷,最后死在了遭流放的路上。在王跃文看来,可以说是文学点亮了苏轼的生命。“假如他的生活里没有文学,真的不可想象。受过文学滋养的灵魂真的是不一样的,它会发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