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新闻新规解读 实施12 载首次大修释放哪些(2)

  • 发布时间:2017-05-05 11:14
  • 来源:网络整理

2017年1号令明确,传播平台服务,主要指微博、即时通信工具等平台。传播平台同时提供采编发布、转载服务的,要按要求申请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转载服务许可。

网站在开办采编、转载服务的同时,也开办微博客、即时通信工具等平台服务的,有两种申请许可的路径:

1、不单独申请第三类资质,可以是同一个许可证下的不同业务种类;

2、符合条件的,自行单独申请第三类资质。

上述两种方案哪种可行,需要结合申办主体的各自情况,最终还需要看国家网信办行政许可的具体办法如何制定。

06 删除了“九不准”列举式表述,立法技术更优

2000年《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确立的违法信息“九不准”标准,是后续互联网信息内容规范立法的源头。2005年37号令第19条将“九不准”补充为“十一不准”。在修订5年间,多个修订版不断增加、删减相应内容,出现了违法有害信息的长长的列表。采用列举式立法技术,难免挂一漏万,无法穷尽。

2017年1号令在立法技术上更为高明,化繁为简,采取“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传播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信息内容”概述式表述。并将违法信息的层级严格限定为“法律、行政法规”,有利于避免大量规范性文件也被纳入。

07 与《网络安全法》衔接,违法处罚金额和手段大幅加码

2017年1号令第13条第1款,规定传播平台服务提供者应当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第16条第2款规定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发现违法有害信息的处置义务,并在罚则部分与《网络安全法》直接衔接,明显提升处罚金额,加重处罚手段。

除上述两款外的其他违法情节,处罚手段包括警告、责令限期改正、暂停信息更新,以及最高3万元以下罚款。但在这两类违法情节下,“a、未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或对不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为其提供相关服务(《网络安全法》第61条);b、发现违法有害内容不及时依法处置(《网络安全法》第68条),直接与《网络安全法》衔接,最高可以对网站处以50万元以下罚款及关闭网站、吊销许可证或吊销营业执照;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及其他责任人员处以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

08 不同网站行政许可程序有哪些不同?

2017年1号令第9条规定,行政许可的程序分为三类:

1、中央1单位(含其控股的单位)或中央新闻宣传部门主管的单位申请的,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受理和决定;

2、地方新闻单位(含其控股的单位)或地方新闻宣传部门主管的单位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受理和决定;

3、非新闻单位(即商业网站)申请的,经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受理和初审后,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决定。

且明确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有效期为三年。有效期届满,需继续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活动的,应当于有效期届满三十日前申请续办。

09 新技术、新功能需进行安全评估,但并不是事前强制许可

2017年1号令第17条第2款规定,“应用新技术、调整增设具有新闻舆论属性或社会动员能力的应用功能,应当报国家或省、自治区、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进行安全评估”。

这是新增规定,对应用新技术、具有新闻舆论或社会动员能力的新功能,应当报网信部门进行安全评估。但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立法措辞,对安全评估的界定并不是“事前的、强制性的行政许可”属性,更类似于事中、事后的监管手段。与工信部正在进行的《互联网新业务安全评估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立法思路一致,对实际业务操作影响较为缓和。

10 特殊管理股制度规定文字表述较为合理

2017年1号令第6条第3款规定,“符合条件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实行特殊管理股制度,具体实施办法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另行制定。”

相比较《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第22条“网络出版服务单位实行特殊管理股制度,具体办法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另行制定。”以及2016年7月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进一步加快广播电视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意见》中的表述,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积极作用,探索以资本为纽带加快融合发展,参与控股或参股互联网企业、科技企业,开展对互联网企业有关特许经营业务实行特殊管理股制度试点。”1号令没有采用一刀切的规定,突出“符合条件”,监管思路上更尊重市场,立法表述较为合理,为双方都留有余地。

11 地方频道运营不再做专门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