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陆地丝绸之路上的刺绣文化(3)

  • 发布时间:2017-05-05 12:56
  • 来源:网络整理

  刺绣在汉代蔚为流行,尤其在西汉时,是与织锦齐名的珍品,常常是“锦”“绣”并称,形容国运昌盛也习用“锦绣江山”加以形容。汉高祖时曾明令商人“勿得衣锦绣”,将是否穿戴刺绣服饰作为评判阶级高低的标准。汉代刺绣针法技艺仍多沿用战国传统,以锁绣针法为主,纹饰主题多为云纹,以乘云之绣,铺长寿之纹,绣地多为绢、绮、罗,绣线颜色有绛红、朱红、土黄、宝蓝、湖蓝、草绿、银灰等,设色浓郁华丽。东汉时期的刺绣多出土新疆,其基本针法依然是锁绣针法,但图案风格多为简化的植物图案,还有一些写意的动物轮廓纹。1995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队在尉犁县孔雀河北岸营盘古城附近发掘的15号墓地里,出土了一件东汉时期的蓝绢刺绣护臂,这条护臂绣地为藏蓝色绢制,针法采用的便是锁绣,白线蓝底,色泽雅淡,纹样为蔓草纹。护臂的主人身高1.8米,脸上戴着一副麻质人面形面具,身上穿着一件红底对人兽树纹罽袍。罽面上每一区由六组图案构成,每组图案之间则是长满果实的石榴树,服饰华丽;其外袍纹样带有浓厚的希腊化艺术风格。棺椁之外覆盖一匹极富异域特色的狮纹毯,显示出墓主人生前特殊的身份,联系营盘在丝绸之路上的位置以及汉晋时期丝路沿线文化交流、贸易往来的历史背景,推测墓主人可能是一位来自西方从事贸易的富商。

新疆:陆地丝绸之路上的刺绣文化

北魏刺绣供养人残片,1965年甘肃敦煌莫高窟125、126窟前石缝出土。(甘肃敦煌研究院藏)

  到了魏晋时期,丝绸之路上的刺绣针法仍以锁绣为主,1965年敦煌莫高窟出土的北魏刺绣供养人残片,是前述刺绣佛像的供养人部分,原绣已残为几块。绣材为黄褐色丝织物,部分绣地几不可见,针法仍采用锁针绣,针针相接,十分紧密,配色富丽。值得一提的是,这幅绣片上出现了锁针针法的变化,纹样以男女供养人物为主题。女供养人头戴高冠,身穿对襟长衫。衣服上装饰为桃形忍冬和卷草纹。在绸底上用单行锁绣针法绣人物袍服边缘、花卉、枝干、叶框、魏碑字框。桃形忍冬纹和魏字、帽翅等是双行锁绣针法。用多行锁绣绣满叶面,用异色突出叶脉。针脚距离小,正面形成人字形锁链纹,背面为首尾衔接的顺针;花边部分用丝线较粗,针脚距离稍大。花边部分个别地方,是反用锁绣针法,形成正面为首尾衔接的顺针,背面为人字形锁纹。这种锁绣正反变化的针法,是在汉代锁绣针法基础上的创新发展。绣品色彩以红、黄、绿色为主,次为紫色、蓝色。浅黄色为底色,朱红色主要用于服饰和表现人物鼻、耳、手、脚等肌肉部分的线条。蓝色、绿色用于花纹,紫褐色用于表现冠、靴等深色部位。绣品配色谐调,运色鲜明,锁绣针法多变,为传统刺绣所未见。用二晕配色法配色,绣品除边饰外,均用细密的锁绣针法绣出。

  2003年,在楼兰古城出土的魏晋时期的丝绣手套,手套上以锁针绣的是流行于西汉时期的云气纹;其中,卷状云纹的穿插交接类似信期绣,也颇类似长寿绣中“穗”状云纹的纹样,纹样简单,不若西汉时期的繁复精致。

  阿斯塔那墓地出土的魏晋时期的“鸟龙卷草纹绢绣”,在红色绢上,以锁绣针法绣出鸟、龙纹和山、花、树纹。

  唐以后,刺绣针法出现了变化,在传统锁绣针法外出现了平绣等针法。明清时期,出现有双面绣。新疆博物馆藏清代的“藕荷地双面绣瓜瓞锦长衬衣料”,此衣料用双面绣法以藕荷色丝织地纹,构图饱满,简洁明快,突出瓜瓞绵绵纹饰,象征福寿绵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