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库布其到一带一路

  • 发布时间:2017-05-05 14:41
  •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从库布其到一带一路--一个全球生态文明建设模式的诞生

5月4日一早,一场两年来最严重的沙尘天气突袭首都北京,部分地区最低能见度不到300米,PM10浓度高达2000,达到最高污染级别。这场突如其来的沙暴,唤醒了很多首都人尘封多年的记忆。事实上,与10年前相比,沙尘天气的强度和频率都显著下降,从十几年前的每年13次以上,降低到每年2到3次。这种变化的原因,很大一部分原因竟然源自29年前,一位血气方刚的北方汉子和他的团队,在沙漠腹地的偏远盐场,做出的一个决定,一个改变首都北京,乃至华北地区面貌的决定。

黄沙倒卷云遮日,朔风呼啸尘漫天

十多年前,北京的沙尘暴曾经肆虐一时,远比这次沙尘天气更为凶悍。论能见度,2000年3月的强沙暴,瞬时风速超过8级,部分地区能见度不足100米;论持续时间,2002年3月,沙尘两次袭击北京,持续笼罩时间超过100小时;论降尘总量,2006年4月,一夜总降尘量高达33万吨。

距离北京正西800公里的库布其沙漠,是中国第七大沙漠,总面积1.86万平方公里,曾是京津冀地区三大风沙源头之一,十几年前,这里的沙尘一夜之间就可以刮到北京。

栽下绿树锁黄沙,修成大路通天下

1988年,28岁的王文彪到库布其杭锦盐场任场长:盐场18平方公里的盐湖被黄沙覆盖,生产设备也被埋了一半,每年亏损500多万元。“盐场每卖一吨盐,就拿出5块钱种树!”在质疑的目光中,王文彪带领27人的林工队,开始在盐场周边植树固沙。

一排排绿树形成屏障,减少了沙漠的侵袭,盐场开始扭亏为盈。但是盐场地处沙漠腹地,每年为绕路增加的运费高达1500多万元,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盐场仍然难以获得大的发展。

经过三年艰苦卓绝的努力,一条长达65公里的穿沙公路延展开来。

此后,从黄河沿岸的防沙护河锁边林,到发展沙漠绿色经济产业;从343公里穿沙公路的修建,到6000平方公里的沙漠绿化……

王文彪带领亿利资源集团,从植树治沙、修路穿沙到用沙生财、变沙为宝,生态修复的事业越做越大,一发而不可收。

万里荒漠披绿毯,一方牧民搬新居

规模上,从库布其沙漠的小小盐场,到国内最大的生态修复企业,再到全球最大的荒漠化治理企业,

资金上,从盐场每吨产盐利润中拿出5块钱种树,到从沙漠产业收益中累计投入30亿元治理库布其沙漠,再到首期募资300亿规模的绿色丝绸之路基金,生态修复的投入越来越多。

从植树治沙获得利润120万,到发展沙漠经济资产突破百亿,到今天总资产突破千亿,沙漠经济的收益更是越来越大。

技术上,从手工劳动到机械化,从零技术到拥有包含127项技术的生态修复技术包,拥有数十项国家专利,再到建成世界最大的耐寒耐旱耐盐碱的种质资源库,生态修复的技术水平越来越高。

人才上,从27人的林工队,到百人左右的修路团,再到千人规模吃苦耐劳、技术过硬、经验丰富的生态修复专家团队,生态建设的人才队伍越来越强。

29年,王文彪带领亿利团队在库布其绿化沙漠6353公里,控制沙漠荒漠化1.2万公里;库布其沙漠的百万吨沙土,被牢牢摁在了地上,沙尘天气天数从70天减少到3-4天,减少了95%,再也不会随风肆虐,再也无法危害首都。库布其沙漠从飞鸟难越的死亡之海,变成了绿意盎然的生命绿洲。

雨水回归,气候改变,库布其沙漠年降雨量从70mm到350mm,增加500%;生物多样性复苏,100多种已经消失的野生动物重现沙区。最终,库布其沙漠成为让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成功治理的上万平方公里的沙漠,创造了人类生态工程学上的奇迹!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通过发展沙漠经济,人们摆脱贫困,实现富裕。沙漠农牧民人均收入从2000元到3万元,增长了1500%,让10万群众摆脱贫困,提供了100万人次的就业岗位,而窗明几净的牧民新村,让牧民过上了现代化的新生活,书声琅琅的亿利东方学校,再也不让一个当地儿童辍学。最终,改变了百万当地民众的命运。

生态文明无国界,迈向全球待佳音

近年来,随着北京周边生态环境不断改善,曾经一度肆虐的沙尘天气似乎销声匿迹,但这次强沙尘天气无疑向世人宣示,环境的威胁从未远离,生态文明建设是一项综合性、系统性的百年工程,仍然不容懈怠,任重道远。北京市专业气象台高级工程师郭建新表示,此次沙尘不仅来自国内,更主要的是源自蒙古国。因此,蒙古、中亚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同样存在生态修复的巨大空间,治沙与生态修复事业亟需走出国门,走向一带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