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公司革命

  • 发布时间:2017-12-14 13:05
  • 来源:网络整理

  公司是构成现代世界的最基本组织形式。它决定一个国家的兴衰。这一点也同样适用于中国,我们要建设一个富裕、民主、文明、和谐的现代国家,显然需要一场新的公司革命

  | 文 ·策划执行《中国新时代》编辑部

  在美国第16任总统林肯于1863年说完政府“民有、民治和民享”不过十几年之后,美国第19任总统海斯就说:“人民拥有、人民治理和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已经不存在了;现在是公司拥有、公司统治和为公司服务的政府。”

  发生这一巨变的原因是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的一项伟大发明——《1862年公司法》。由它所创建并赋予其自由的公司,开启了工业化、全球化和现代经济增长的伟大历程。

  在中国,早在近代就有一些仁人志士提出过通过股份制和现代公司振兴中国的思想,只是这种声音被“革命”抢占了主流地位。直到今天,中国依然没有真正解决“公司自治”的问题,官权侵犯民权、公权侵犯私权的现象比比皆是,阻碍现代公司发展的“官督商办”机制还借尸还魂地广泛存在着。这些弊端的存在,严重影响了中国向富裕、民主、文明、和谐的现代国家迈进的步伐。

  显然,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今天,重构微观基础已是当务之急。过往的经验已经证明:没有现代公司作为基础,全面深化改革难以进行,建设一个富裕、民主、文明、和谐的现代国家也将成为空谈。

  在中国企业改革到了如此紧迫和重要的情况下,《中国新时代》就公司在现代国家的地位、作用和意义、公司治理以及中国如何建设现代公司等问题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仲继银先生。

  公司是构成现代世界的最基本组织

  《中国新时代》:在现代社会中有各种组织存在,如政府、市场、企业、协会、商会、社团、政党等等,为什么您认为公司是构成现代世界的最基本组织?

  仲继银:黑格尔曾经预言,现代社会的基本单位将是国家;马克思预言,人类未来的基本组织形式是自由人联合体;列宁则认为是政党,希特勒也认为是政党。历史上,一些贤哲认为,世界的基本单位是教区教堂、封建庄园和君主国。有目共睹,所有这些预言都错了,当今世界最重要的组织是公司。现代公司,特别是公众持股的股份公司,决定着这个世界的基本经济形态和人们的生活方式。

  股份公司是人类少数几项伟大的制度创造,是发达国家能够如此繁荣的基础,也是未来希望之所在。现在,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已与这些公司密不可分,而且他们相互关系的程度已成为区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主要标志。毫无疑问,现代公司已是发达国家的最基本组织,发展中国家也在向这个方向努力。

  《中国新时代》:请您举例谈谈发达国家是怎样通过股份公司发展起来的。

  仲继银:荷兰,它并不是一个多么大的国家,资源也有限,凭什么它就率先步入现代世界,成为现代国家呢?秘诀只有一个,就是荷兰人最先发明了现代股份公司制度和支撑股份公司发展的证券交易所。商人登上历史舞台,王室、一小撮统治者丧失了经济决定权,经济权力广泛分布于人民手中。

  英国凭借有限责任制、债务人监狱和专利法三大法宝,以股份公司为主要载体,启动了轰轰烈烈的产业革命和现代经济增长的历程。

  《1862年公司法》是英国人的伟大创举,是公司制度发展的转折点。这部法规使公司从特许制走向注册制。公司设立不再需要从议会获得批准,业务也不仅限于公益性质领域。英国后来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不仅是因为产业革命发生在英国,更重要的是它有了领先世界的公司制度。

  《中国新时代》:英国《1862年公司法》对其他国家有什么影响?

  仲继银:英国《1862年公司法》实施不久,其他国家就开始纷纷效仿。越早效仿的国家,就越早进入了经济现代化的历程。例如,法国是1867年,德国是1870年,意大利是1882年,在这些国家股份公司的成立无需再经过政府的批准,成立一家股份公司要做的仅仅是举行一次全体股东会议,选出一个董事会即可。整个欧洲就这样开始了现代化的历程。

  公司是发达国家一项最大的竞争优势

  《中国新时代》:您一向主张公司是发达国家一项最大的竞争优势,这是为什么呢?

  仲继银:我们先思考两个问题,为什么中国有四大发明,却没有产业革命,从而落后于西方?为什么中国的洋务运动失败,日本的明治维新成功,中国又落后于日本?这两个问题的原因其实是一个,就是中国没有给予公司这一现代商事组织和现代经济增长主体以足够重要和独立自主的地位。所以,在竞争中,我们就一直处于劣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