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市原市长张耀民:“党的‘三大法宝’是粉

  • 发布时间:2017-12-19 14:24
  • 来源:网络整理

张耀民夫妇都是抗战老兵,张老(右)为老伴王英戴上纪念章。(记者 王群欢 摄)

“党的‘三大法宝’是粉碎大扫荡的锐器”

离休老干部张耀民讲述冀中军民的抗日故事

湘潭在线9月6日讯(湘潭日报记者 王群欢)敌我力量悬殊,我国的抗日战争为什么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带着这个问题,9月3日,我们再度走近亲历抗战的离休老干部、湘潭市原市长张耀民老人。

“党的建设、武装斗争、统一战线是我党的三大法宝。在抗日战争时期,我党正是运用这‘三大法宝’粉碎了敌人残酷的大‘扫荡’。”张老的回答简练有力。在胜利日,老人以其亲历、亲见、亲闻,为我们讲述了抗战胜利背后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当时,面对敌人疯狂而又残酷的五一大‘扫荡’,很多人感到害怕,国民党当地政府也跟着国民党军队逃跑了。”张老说,在这个时候,我党在思想上高度统一了冀中军民对当时形势变化的认识,坚定大家抗战必胜的决心与信念。在组织上,我党明确要求,县干部不离县,区干部不离区,村干部不离村。区设秘密区委,村党支部设红绿支部。红色支部就是指当时正在工作着的支部,它一旦遭到破坏,绿色支部就继续开展工作,它们成为永远摧不毁的战斗堡垒群。

“根据党指挥枪的原则,必须狠抓枪杆子,强调党的一元化领导。”张老回忆说,那时,县委书记兼县游击大队政委、县长兼游击大队长。区委书记兼区游击队政委、区长兼区游击队长、村原民兵队部撤销,改为游击组,均由党支部直接领导。工农青妇群众团体,改为县区抗日联合会,由县区委委员兼任。对日伪工作,县委设敌工部,区委设敌工委员。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环境越艰难,对党员要求愈高愈严,我们和敌人的较量是人心的较量,政治上我们党始终处于绝对优势。党发动群众搞坚壁清野藏粮食;发动群众搞“三通”——房上户户通、房下户户通、地道户户通;发动群众搞破袭战,破坏铁路(由拆铁轨到挖路基)、破坏公路、烧电线杆。“在抗战特殊时期,下放杀人权两个月,对投敌残害干部群众的汉奸、特务,不经县区委批准,村支部也有权处决。”张老说。

我清楚地记得,冀中十分区永定河西岸,有红黄蓝白黑五种势力。”张老说,“红的是指我党我军,黄的是日寇,蓝的是汪(精卫)国民党治安军,白的是专门制造摩擦的国民党顽固派,黑的是土匪。当时,红的和黄的是主要矛盾。因此,我们对蓝的则打入其内部长期潜伏以待时机,对白的则争取或中立,对黑的则加以改造和利用,充分发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威力,打击黄的。这样,在有五种势力的游击区,日军一直无法建立 ‘新秩序’,也无法推进其所谓‘治安肃正 ’。 ”

张老说,当时,对敌斗争实行的是革命的两面政策。我党派出人员打入敌伪组织,当时,敌伪组织里一些领导职务由党员担任,无合适的党员则由基本群众或开明绅士担任。 “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假心对敌,真心为我,明为敌,暗为我。”怕我们不明白,张老举了个例子说,比如深县孙家村敌据点的区维持会,大部分是由共产党员和抗日干部、战士、教员组成。维持会从股长、翻译、管帐先生、勤务员到给日军做饭的伙夫,都是共产党员。他们是在老虎嘴里作战,在敌人的刺刀尖上为抗日人民站岗放哨。 “当年的少年共产党员刘子周(刘哲)是维持会的勤务员,他后来写了《在狼窝里的战斗》,惊心动魄。”张老回忆说。刘子周是当年深南县刘家圈人,乳名刘大耒子,父亲是共产党员,张老和他是抗日高小和晋察冀边区抗日七九联中同班同学,同是1940年入党,他曾在七区游击队和深南县大队及八路军三纵队炮兵工作。在维持会,像刘子周这样的无名英雄还有很多,他们除汉奸、搞情报、反抢粮,做了大量工作。

村政权成立了明维持暗抗日的两面政权,伪村长、联络员,都是“白皮红心”,由我党指派的人担任。他们积极组织群众开挖地道,分地上、地下两个村。“敌以点、线、沟、墙对我们进行包围,我们则以广大农村对敌占城镇进行反包围。”张老说。

“岗楼碉堡林立,公路沟墙如网”。在大扫荡时期,敌人将冀中抗日根据地进一步细碎分割,由原来的王字型、田字型、豆腐块型细分为“米”字型、棋盘型、格子网。当地县、区地方政权不能公开活动,村党政军民四大抗日组织的大规模活动受到严重限制。

为了躲避敌人的包围,冀中军民晚上过着半穴居、半露宿的生活。前半夜在家里,后半夜在野地里,或前半夜在炕上,后半夜下地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