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建设

  • 发布时间:2017-12-20 17:55
  • 来源:网络整理

  中国的工业无产阶级比起农民数量要小得多,但这是一个被剥夺了生产资料、饱受剥削和压迫的阶级,是一个与现代化大生产相联系的阶级,是一个自己的劳动必须同他人的劳动相结合才能推动生产进行的阶级。这个阶级比起同样是劳动者的小生产阶级有明显的优越性:它的一无所有和饱受剥削、压迫决定了它具有革命的坚定性;它同大生产的联系,使它摆脱了小生产者的狭隘眼界,具有博大的胸怀和大公无私的精神;它同其他劳动者在生产中的密切联系,决定了它具有集体主义和高度的纪律性。因此,无产阶级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当然盟主,中国革命必须由无产阶级来领导。由于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由无产阶级中最有觉悟的先进分子所组成,并且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理论所武装,因此,无产阶级的领导又必须通过共产党的领导来实现。中国革命的实践证明,共产党的领导地位绝对不能动摇,动摇了就会使革命遭受挫折。右倾机会主义在这个问题上所犯的严重错误,几乎把中国革命引上绝路。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 80%的人口居住在农村,中国农民同样受到三座大山的沉重压迫。中国革命没有农民的参加是不可思议的。革命是解放生产力,解放了占人口80%的农民,就是解放了生产力的主体部分。因此,从一定意义上可以说,中国革命的根本问题就是农民问题。根据农民在经济中的地位不同,可分为自耕农(相当于中农、上中农)以及半自耕农(相当于下中农)和贫农。毛泽东指出,自耕农属于小资产阶级,半自耕农和贫农属于半无产阶级。农村的半无产阶级是农村人口中受剥削、压迫最深的阶级。毛泽东说“所谓中国农民问题主要就是他们的问题”。他们是工业无产阶级在革命中最可靠的同盟军。自耕农根据情况不同虽可划分不同的部分,但是自耕农作为小资产阶级,其整体都是中国革命的盟友。毛泽东关于工农联盟的思想就是建立在这种分析的基础上。民主革命中曾不止一次地发生过敌我混淆,其中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对中农的侵犯。中农的向背关系到革命的成败。把中农排挤出革命的行列,把它推向敌人一边,这是左倾教条主义的严重错误之一。

  在革命动力问题上最为复杂、最容易发生混淆的莫过于民族资产阶级问题。在解决这个问题上,毛泽东充分显示出他的实事求是精神,显示出他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卓越才能。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民族资产阶级,在民主革命中究竟处于什么地位?它是革命的对象,还是革命的动力?如果是革命的动力,那么它同农民、小资产阶级又有什么不同?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左”的和右的错误倾向,往往发生在对这个问题缺乏正确认识上。毛泽东指出,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不同于官僚资产阶级,这本身也受到三座大山的压迫,不推翻三座大山,不可能有民族资本主义发展的余地。因此,在民主革命中,民族资产阶级可以成为革命的盟友。但同时,民族资产阶级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同无产阶级有着尖锐的矛盾。这就是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一身而二任”的两面性。民族资产阶级的这种两面性决定了它可以参加革命,又缺乏革命的坚定性。无产阶级应当团结它参加革命,而不应当把它拒之于革命的门外,更不应当把它当作革命的敌人。但同时又要对它的动摇性保持高度警惕,要防止它扰乱革命阵脚,特别要防止它篡夺革命的领导权。这就是毛泽东从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特殊性出发所作出的精辟论断。毛泽东的这一论断在理论上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实践上解决了无产阶级革命同盟军中一个最复杂的问题。

  从革命动力的学说出发,毛泽东逐步形成了关于统一战线的思想,其要旨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化消极为积极,最大限度地孤立革命的敌人。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大敌当前的形势下,我们党甚至同官僚资产阶级及其政治代表国民党结成过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统一战线不仅是我们党在民主革命时期的三大法宝之一,而且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也都发挥了重大作用。